现在位置:主页 > hg0088com网址 > 微医、好大夫鏖战互联网医院 监管空白下机遇几

微医、好大夫鏖战互联网医院 监管空白下机遇几

作者:网络采集 ⁄ 时间:2017-01-31 ⁄ 浏览:人次

  老牌互联网医疗公司微医、好大夫前后脚进军宁夏,使互联网医院在岁末年终又火了一把。

  日前,宁夏互联网医院宣布落地银川贺兰县。这是微医在一年前打造自己的第一个乌镇互联网医院之后,在全国落地的第17个互联网医院。

  微医创始人廖杰远表示:“微医平台累积的24万专家、7200组专家团队和8个远程会诊中心全部对接入驻宁夏互联网医院,构建起宁夏与全国的专家、医生资源网络。”

  几乎同一时间,好大夫的银川智慧互联(爱基,净值,资讯)网医院也宣布启动,自此,全国38家互联网医院已“集结”完毕。而随着乌镇互联网医院宣告实现盈利,互联网医院或许是互联网医疗企业在资本寒冬、商业模式缺乏双重夹击下一个突围的出口。

  不过,记者梳理发现,国内互联网医院的运营模式大同小异。而作为诞生不久的“新生儿”,国家层面并未出台统一的互联网医院政策标准。

  争夺宁夏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启动开启了一条全新的‘健康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自治区卫计委主任马秀珍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不同于乌镇互联网医院,微医这次牵手的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是宁夏规模最大的综合性三甲医院。据悉,宁夏互联网医院既提供线上的服务,包括在线咨询、问诊、复诊、会诊、电子处方等,也包括基层医生的培训和服务、健康云卡的应用等。

  另外,宁夏互联网医院将协助宁夏全区医疗机构实现数据的互联互通,为宁夏670万百姓提供基于电子病历、健康云卡的连续、主动的家庭医生服务。同时借助规模化优势实现药品反向定制,压缩药品流通中间环节,降低医药费用。

  “微医互联网医院的共同模式是一个中心、一个网络、一个体系。现在微医签约落地的互联网医院达到了17家,目标是在全国发展32家。”微医互联网医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一个中心是指互联网医院都有线下实体医院为支撑;一个网络是指通过信息化手段,连接区域内医疗机构,实现数据互联互通、信息共享;一个体系是指在数据共享基础上建立家庭医生服务体系。

  与此同时,另一个老牌互联网医疗公司好大夫也选择在宁夏落地互联网医院。

  从模式上来看,好大夫的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没有牵手当地的医疗机构,而是在获得诊疗资质的基础上整合医疗资源,包括与银川地区各级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乡镇卫生院、药店、天天体检等医疗机构合作。下一步,好大夫的互联网医院还将对接第三方检验中心、影像中心、康复机构,并接入商业保险。

  为什么互联网医疗企业要争相落地互联网医院?微医高级副总裁李凡告诉记者,各个企业都在探索合理的互联网医疗路径,从原先轻问诊业务中,妇幼、皮肤、泌尿、男科等领域的需求较为旺盛,延伸到诊疗环节依旧可以放量出新的需求。

  “但大部分患者是需要医保报销的,通过落地能够部分解决医保报销问题。现在各个省的医保报销情况都不一样,探索方式也不同,所以我们分别跟各个省谈合作,要做政策突破。另外也可以把病人带到线下的医保药店去。”她说。

  监管空白

  互联网医院最早诞生于2014年下旬,广东省网络医院宣布领证上线。此后,国内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包括浙江、河南、宁夏、甘肃、湖南、江苏、福建、广东等省区医院纷纷宣布加入互联网医院大军。据《2016中国医药(行情600056,买入)互联网医院研究报告》显示:截至今年11月,全国互联网医院大军已经扩充到约36家。其中,已经实现落地运营的共有25家,其它11家已经公开宣布签约在建。

  虽然诞生的时间尚短,但是成长速度却不俗。廖杰远透露,微医2016年总收入约10亿元,其中乌镇互联网医院总收入为8亿元。

  上述微医互联网医院负责人向记者进一步透露,微医的员工数量由年初的1100人增加到了年底的1800人,已实现整体盈利,盈利来源主要是保险、互联网医院和药品。其中,健康险在总体业务中占比达60%,这部分占比中乌镇互联网医院贡献了不小的比重。

  起初,乌镇互联网医院为外界所熟识,是因为其诞生了国内第一张电子处方单。多年来,公立医院主导处方药市场的格局一直未变,医院处方很难流出。但随着医药分家、降低药占比、流通两票制等医改政策的落地,处方外流已是大势所趋,未来将释放千亿级的市场。

  互联网医院这一打破医院处方围墙的模式目前已逐步蔓延,记者了解到,由好药师大药房承接的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首张处方单已顺利完成配送。而包括零售药店、网络医院、民营医院等都是处方药流入的新渠道。

  康哲药业控股有限公司COO、深圳市康哲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洪兵认为处方外流的掣肘之处待突破,“首先要思考如何解决处方药的合法和合规的问题,其次医药分家从理论上是成立的,但是它是一个利益的重新分配的问题,在利益重新分配的过程不会一蹴而就。”

  互联网医院还被认为是实现分级诊疗的有效途径。以广东为例,此前发布的《广东省加快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实施方案》,强调要充分发挥互联网、大数据等信息技术手段在分级诊疗中的作用,大力发展“互联网+医疗”。“到2020年,争取建成10所网络医院和10所智能化护理医院。”

  即便如此,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合伙人赵衡认为,互联网医院不过是市场的过渡形态,难以成为未来发展的主流模式。“以互联网医院为外衣的远程问诊还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主要受制于线下医疗体系的变革,只有基础医疗体系获得了强大发展以后,远程问诊才有大发展的可能性。”他说。

  此外,作为一种新事物,能否走得长远,还需要国家监管政策的落地。李凡向记者透露:“微医现在在帮助政府做起草规范工作,政府也在加速政策制定,应该会在今年年底或者明年陆续出互联网医疗的相关诊疗规范。模式探索上最后都会走向一致,先发优势还是很重要的,最后比的是团队的执行力。”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edareysons.com/a/hg0088comwangzhi/2017/0131/212.html上一篇:上一篇:卫浴五金争夺市场三大奇招-中国机电网
下一篇:下一篇:优德娱乐 警惕物联网设备也许正在威胁你的隐私